首页>业界·领袖

柳传志:人活着就是一种心态,要有理想但不理想化

来源: 36氪 发布:2017-01-11 15:56:09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人活的就是一种心态

  其实人活的就是个心态,真的就是个心态。凡事就把事情想透了,想到底,到这时候,你会安之若素。

  2004、05年的时候,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到蒙牛访问。当时做了一个游戏,给每人发了张纸,说每个人都要很认真地填写一下,如果飞机上突然发生事故,这张纸给你们,你留下的话是什么?那次我是认真的想了。我就想了,我觉得我这辈子是个很幸福的人。

  为什么很幸福呢?因为我越过两个阶段:我跟老曹我们这一代经受过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社会变革时期的封闭与苦难,而改革开放一下子把我们放活了。我有这两种的对比,所以我会觉得幸福。第二点就是正好赶上40岁那年我能创业。要是50岁了,可能就玩不动了。当时根本就没觉得自己岁数大,我觉得我40岁就跟今天18岁的人一样年轻!当时老曹从美国回来,到我家跟我说,我怎么问着你们公司的每个人都说公司要不行了,怎么就你说行呢?就是意志坚定!它就是行了!这就是我为什么有幸福的感觉。酸甜苦辣全尝过了,有我所惦记的人,也有很多人惦记着我,夫复何求啊!真的飞机要栽下来,就栽下来吧,心里头没有什么特别遗憾的。还有一个也很重要,就是如果家里还有要你撑住的人,你惦记的人还在苦难之中,这些会让你心里有恐惧的地方。我都没有,所以心里就很坦荡。

  所以人呢,确确实实,活的就是个心态。真的在过程中很艰难的时候,你去做它,你觉得我选的这条路,我就要这么做,我研究各种方法。事再难,有了这种心态,也会愉快地过去。真有点像踢球。你要呆在那儿被球闷一下,一家伙球砸在你头上,你肯定受不了,不管是不是运动员。但是当你主动去顶它的时候,就完全不一样了。所以说这个心态非常重要,各位可以琢磨。

  比如说我最痛苦的事。我办公司时有几件事最痛苦:一个就是当时我们处在踩红线的边缘,屡屡为了外汇的问题、进出口的问题,确实有踩在红线边上的地方,他说你是什么就是什么。遇到这种事的时候,真的是心里头不舒服。后来我觉得我的做法挺好。比如进出口,如果完全用正规渠道,正常进口的元器件要贵出百分之三百多,没有人那么做。我们就把它定成为五颗星。中间这颗星,把凡是有风险的事,让别人去完成,我们把利益分出去。我们拿到的是正规的东西, 赚的是卖机器的钱。当然这么做依然还会有问题,有一次一个同事跟进出口商有勾连,没按我这个防火墙去做,就被警方抓了,很危险吧。这件事安全渡过以后,给我什么启发呢?我们必须得有股份!

  1993年,我们主动跟院长提出,希望要有自己的股份。周院长非常的开明,说应该有,但是现在不能给你们,只能给你们35%的分红权。我们也很高兴,就接受了,直到了2001年我们改革成功。

  有记者朋友问,当时如果周院长不同意,科学院不同意,那你会怎么做?我说我会毫不犹豫地辞职。为什么呢?因为从1984年到1993年,我们走的道路非常艰苦,一是商务性风险压力极大,二是科学院是一个事业型单位,他没有办法给你贷款担保,所有贷款等于全是在我们自己的身上,三是当时还有政策风险。如果我们自己不能成为股东,看不到未来希望,那就没有意义,会让我们觉得自己只是一个船长,却干着船主的活,在这个大船经过大海的狂风暴雨胜利到达彼岸时,却得不到应有的回报。

  我绝不会做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比如另外办一间公司,做和联想同样的业务,趁机把联想业务转移到那边,等到那边成熟以后,再从联想这边离开。要做这个事,今天就是完全另外一个性质的公司,也许我们个人得到的东西更多,但是我内心将一辈子不舒服,永远会受到良心的谴责,我会觉得非常对不起周院长,对不起科学院。

  在争取产权的过程之中虽然遇到了一些困难,但最终今天我们能有这样的一个体制,保证了我们以后有继承,保证了我们以后能够自己做主人,自己来设定战略, 回想起来我还是享受这个解决问题的过程的。

  我觉得奔日子的人,一个是目标实现的时候是个享受,是个成就感的享受,过程本身其实也是个享受。

  要勤于复盘

  要想享受过程,各位,你们必须把要做的事想明白。回过头想我自己,智商中等略偏上,情商比较高,上等而已,达不到特别高。但是我的好处是我确实勤于复盘。

查看更多

挖掘更多科技资讯请关注科技狗自媒体:

搜索微信号:techdogcn 新浪微博:@科技狗官微 腾讯微博:@关注我们

频道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