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业界·领袖

华为轮值CEO徐直军:华为2016年的销售收入预计达到5200亿元

来源: 思路商道 发布:2017-01-03 16:02:24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在2017年的新年献词中,华为轮值CEO徐直军宣布2016年华为的销售收入预计达到5200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2%。

  5200亿究竟是什么概念?32%的增长率在今天意味着什么?一言以蔽之,能够实现这两个数字的中国企业,有且只有华为。

  华为究竟走了一条怎样异常艰辛、比别人更苦的路?也许从一个侧面可以略窥一斑。在2002年,华为曾经同意将其硬件系统作价100亿美元卖给摩托罗拉,并将由此获得的收入投资房地产。幸好在最后一刻,摩托罗拉新上任的董事长否决了这项交易,从而成就了今天的华为。

  众所周知,华为擅于自我批判以及学习他人的成功经验,“华为融合了中西方的最佳理念,但却非中非西”。如今,华为的经营理念体现在其业务的方方面面。最近,《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就运营商业务的发展,对华为轮值CEO徐直军进行了独家专访,试图探寻5200亿背后的商业逻辑。

  开始之前

  华为公司创建于1987年,2011年开始把业务从面向电信运营商扩展到企业和消费者,逐步从一家电信设备商成功转型为全球领先的信息与通信解决方案供应商。如今华为基本完成了产品及服务的全球覆盖,2015年销售收入3950亿元,海外收入占比达到了58%,真正成为了一家总部位于中国的全球化企业。

  在2016年5月召开的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上,华为总裁任正非提出:2020年把销售规模提升至1500亿美元。这一目标构成了对华为新的牵引,也意味着新的挑战。近年来,电信行业面临着巨大竞争压力,快速崛起的OTT行业不断蚕食原来专属于电信行业的奶酪(OTT即“Over The Top”,本意是篮球的“过顶传球”,此处意指互联网企业利用运营商的网络向用户提供各种应用服务),越来越对运营商构成了威胁,运营商迫切需要全面向数字化转型。

  2016年初,华为发布“全面云化”战略,该战略聚焦于ICT基础设施,把华为自身的定位锁定为数字社会和智能社会发展进程的推动者,企业云化、数字化战略的“使能”(enable)者,目标是帮助合作伙伴真正实现数字化转型、数字化运营、实现ROADS体验(Real-time、On-demand、All-online、DIY、Social)。

  2011年底,华为开始实施董事会领导下的轮值CEO制度,由三位轮值CEO轮流担任公司最高行政首长,每位任期6个月,任正非说,轮值CEO更多的是着眼公司的战略,着眼制度建设,将日常经营决策的权力进一步下放给各BG(业务集团)和区域,以推动扩张的合理进行。2016年9月,《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在华为深圳龙岗坂田总部独家专访了华为轮值CEO徐直军博士。他说话干脆,直来直去,逻辑严密,注重细节,直指要害,毫不回避问题。此次专访聚焦于一个问题:运营商转型。徐直军说:“我们须和运营商一起迈过这道坎儿,电信行业新一轮发展的空间才能彻底打开,数字化世界也将迎来新变化。”

  徐直军,1967年出生,毕业于南京理工大学,获博士学位。1993年加入华为,历任公司无线产品线总裁、战略与Marketing总裁、产品与解决方案总裁、产品投资评审委员会主任、战略与发展委员会主任华为副董事长、轮值CEO,轮值CEO是华为公司经营管理以及危机管理的最高责任人。任正非对徐直军的评价:“总能先于他人闻到任何机会。”

  “用户满意”是纲,纲举目张

  Q:过去10余年,全球崛起了一批生于“云”的互联网公司,它通过构建更好的用户体验和快速迭代式的创新,改变了很多行业的商业模式,同时也对电信业造成了冲击,目前电信行业的状况怎样?

  徐直军:现在整个电信行业面临转型压力,这些压力主要源于各方利益相关者的业务体验和宏观生态环境的影响,主要是以下六点。

  第一,从消费者层面看,认为流量价格太贵,体验也不够好;企业层面看,申请一个专线,至少一个月才能装好,且企业对网络联接、带宽、可靠性和安全性的需求尚未得到满足。

  第二,从互联网运营商角度分析,互联网运营商通过电信网络为消费者提供服务,他们认为带宽太贵,流量太贵,这也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

查看更多

挖掘更多科技资讯请关注科技狗自媒体:

搜索微信号:techdogcn 新浪微博:@科技狗官微 腾讯微博:@关注我们

频道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