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业界·领袖

陈年:现在的陈年也劝不住当时的陈年

来源: 投资界 发布:2017-01-03 10:00:20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命运成就,时势造英雄。关键是自我把握住自我,自我有一个清醒的认识。这个事情,可能对于我来说更加严肃。

  品牌:从没想过放弃凡客

  Q:有没有想过,放弃凡客这个名字。甩掉历史包袱,重新做一个可能比凡客更好?

  陈年:首先我没有想过。其次,事实证明,凡客做下来意义非凡。当大家都认为你可以用投机取巧的方式去解决问题的时候,凡客选择了最艰难的路径。当时的主意太多了。

  Q:比如说?

  陈年:很多,特别多,不说了,说起来都是段子。

  Q:你现在对凡客的定位是什么?

  陈年:品牌公司。凡客这个品牌,作为大家的一个生意也好,作为这么多用户的需要也好,我觉得它已经是非常有价值的事情了。

  我在创业这一条路上也好,在做品牌这一条路上也好,还是从最基本的工作,个人的需求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都挺好的。而且凡客也有可能成为一个长期的,长久的存在。

  Q:想过开线下店吗?

  陈年:我们一直想开线下店,但每年时间安排都超负荷,就忙不过来了。凡客好不容易把所有的产品整清楚了,现在有要赶快补充新产品满足用户的需求,我们先完成这些事情。

  那天在现场,用户三点多去了,晚上七点的活动,四个小时在那边试衣服不亦乐乎,我在旁边看着也很难受。我在想有一个体验店有多好,这些衣服的定价和质量,大家问的都是很基础的问题。互联网发展到今天,我们也在开始思考物理世界发生的事情,尤其是一些基本款的上市,比如说衬衫,去体验一下可能就不一样了。

  Q:在乎销量吗?

  陈年:大家老是问我这个问题候,重要的事实是凡客2011年卖了一亿件产品。但又能怎么样呢?品质不是数量能够带来的。大家都清楚,我要走出品质之路是艰难的。

  Q:凡客有没有矫枉过正,品类太少,过于小众了?

  陈年:凡客的小众是我们一开始就意识到的,但是在经过了今年(2016年)春夏的销售以后,这三个主题的销售(穆旦、张爱玲、马尔克斯),是普通的其他图案销售的三到五倍。我都很奇怪,能达到这个效果。我们和穆旦家人是非常好的一个合作关系,他们也很开心有那么多的人会因为这个重新认识穆旦。我微博上的用户还不断的来问我,哪本书里有这首诗。

  你去年12月的一个念头,在2016年整个的实践过程中发生了,而且发生了这么大的改变,真的很意外。

  变化:试图抓住一点话语权

  Q:凡客今天做事和以前有什么不同?

  陈年:我们在最初讨论(穆旦、张爱玲、鲁迅主题)的时候,大家说是不是把书的封面直接印在体恤上,因为它很容易联系到一般的用户,但我们最后放弃了这种做法。我们还是请艺术家严肃地画,包括画那个“只有上帝知道我有多爱你”,包括“我最近看的那些赵家的狗”。这是今天的凡客,是在做产品,不只是一个推广。

  我们的原则是,要让真正喜欢的人喜欢它。如果你仅仅把一个封面放在(T恤)这里,虽然它可能受众多,因为一目了然。但我认为真正喜欢他的人会不喜欢,会鄙视。

  我们的心态变了。不是说我顺手就写出来了,写出来是很容易的,我看到现在唯一拿得出手(关于忍者的图画),是一个艺术家画了一头牛,身上插满了剑。我觉得这个也挺好的,但是还是不能要。过去,凡客做这种东西,很轻松一个设计师一下子就画出来了,画一个忍者就出来了。但今天的这些艺术家,和凡客合作的这些设计师们不是这样思考的,真的是在琢磨。

  我们不用金庸(查良镛)堂兄的方式去表现穆旦(查良铮),虽然我们知道这层关系。那天来了一个小孩,特别严肃地问了这个问题:海子不也姓查(查海生)吗,他们有什么关系吗?当时我一下愣在那里了,我从来没有这么关联过。

  Q:也不再走口号的推广路线?

  陈年:那也是过去凡客思维的方式。

  以前我们经常是,这个流行了我们也学习做成这样。今天,我们不能这样思考问题,应该是去看我懂什么。所以我们提出,不商量,不讨好。凡客试图一点一点拥有话语权,要不然永远没有话语权了。

  2015年,我就找到了几个好的艺术家和凡客出了产品,后来我看到那么多小孩穿这个体恤(吃屎——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马尔克斯)。我相信大部分也没有读过那个短篇小说,但是它本身的设计就很好看,那些话又很挑衅。看到这个字以后,读不读这个小说是他的事情,至少我们输出的这个东西是言之有理的,言之有物的。你看顾湘那个东西那么小众,今年是我们的销售冠军,“只有上帝知道我有多爱你”是第一名,“吃屎”是第二名。

查看更多

挖掘更多科技资讯请关注科技狗自媒体:

搜索微信号:techdogcn 新浪微博:@科技狗官微 腾讯微博:@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