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业界·领袖

王兴:愿意接受风险,但不想做无谓的冒险

来源: 猎云网 发布:2016-12-21 11:37:44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2015年9月底,香港的一间海景套房,美团CEO王兴、大众点评CEO张涛和华兴资本创始人兼CEO包凡、华兴资本顾问业务负责人王力行、美团网战略与投资副总裁陈少晖、大众点评CFO叶树蕻六个人把酒言欢。大家拍了张合影,但是约好:“现在不能往外发,一个月以后再发。”

  这不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华兴团队做了充分铺垫,甚至在地点的选择上,既没有选择美团的主场北京,也没有选择大众点评的主场上海,而是选择了香港。一开场,大家聊了些宏观环境、资本流向等听起来很虚的东西。“针尖对麦芒肯定谈不出来,一定要想出第三个变量,转移一下注意力。”王力行回忆,在没有建立信任的时候直接谈交易,很容易出现冲突。这也是把时间和地点选在周末和海边酒店的原因。短短几天,双方敲定合并协议。

  彼时,五岁的美团和十二岁的大众点评的合体,被视为难度最大的合并案,但王兴做到了。2015年10月8日,王兴发布内部邮件称,“从相杀到相爱转变只需一个长假,从爱情到婚姻事业必须长期经营。这个转变很剧烈,大家或多或少会有些不适应……这要求大家必须放弃成见放弃对立,学会欣赏彼此互相鼓励。”

  为何说合并难度最高?相较滴滴快的、58赶集以及携程去哪儿,美团点评两家公司在业务层面的重合度最低,两位创始人王兴和张涛都是理性执着的理工男,又在O2O战场上经历过全方位贴身肉搏,其中的谈判难度可想而知。

  王兴回忆,怎样退出、交易安排都不是难题,“我和张涛互相很了解,要克服的障碍就是要不要合”。

  合并后,新公司估值180亿美元,拥有2.2亿活跃用户,日订单量1300万。毫无疑问,美团点评已经成长为O2O市场一只“巨型独角兽”,也被视为BAT之外的互联网第四极。

  但是,对于王兴来说这远非结束,而是开始。时至今日,王兴依然时刻保持着危机感,“我时刻都适度焦虑中”。

  合并后,王兴很少出现在媒体的视野里。

  这一年多,他用一半时间完成了新公司的整合。在合并一个月后,王兴宣布第一次组织架构调整:设立平台事业群、到店餐饮事业群、到店综合事业群、外卖配送事业群、酒店旅游事业群、猫眼电影全资子公司、广告平台部等业务板块。美团、点评的差异化定位也逐渐明晰:点评APP承担消费升级后,用户对品质生活的需求;美团则是生活服务全平台,所有中高低频用户的消费平台,也就是所谓的吃喝玩乐。

  在合并三个月后(2016年1月)新公司完成融资,融资金额超33亿美元,超过当时滴滴出行获得的30亿美元新融资,创下非上市初创公司最高单轮融资纪录。

  但这一切王兴处理得很低调,甚至没有召开融资发布会。他似乎在让自己隐藏在媒体捕捉不到的位置。王兴最近一次公开露面,是在乌镇,这也是他第一次出现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他的演讲被安排在“互联网+物流”分论坛,而他的主题是“让中国人吃的更好”。很显然,除了物流,王兴更注重“吃喝玩乐”的深度挖掘。

  早在今年7月份,王兴就抛出“互联网下半场”的新概念。他断言,中国互联网产业发展进入下半场,行业竞争模式从外部竞争升级到打造企业核心竞争力,这将决定各家的成败。

  王兴的目光开始从C端转向B端商户。他选择的第一落脚点是餐饮,8月29日美团点评宣布推出餐饮开放平台,与餐饮ERP(企业资源管理)服务商共建餐饮生态系统。

  “商家的需求越来越复杂,以前只是要客户,现在还要管理收支,掌握房租、人力成本、食材采购、营销等成本。”在此之前,美团内部孵化的猫眼电影,在2016年5月作价83亿元并表装入光线传媒。王兴的触角,正在伸向每一条产业链的顶端。

  相对而言,王兴对互联网上半场的解释是,“猛抓用户、猛接商户,然后做‘营销交易’这比较薄的一层。”可以说,O2O过去几年的疯狂扩张一定程度上得益于人口红利。

查看更多

挖掘更多科技资讯请关注科技狗自媒体:

搜索微信号:techdogcn 新浪微博:@科技狗官微 腾讯微博:@关注我们

频道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