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自媒体·SM

CRISPR专利纠纷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来源: 科技狗 作者:造就 发布:2016-12-15 10:00:09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近日,美国专利及商标局(U.S. Patent and Trademark Office)在其总部为数十年来最大的科技专利纠纷案举行了一场听证会。

  身处该纠纷漩涡的发明是基因编辑技术CRISPR。它对胜出的一方来说,可能意味着数百万乃至数十亿美元的利益。

  媒体对CRISPR进行了大量的报道,它有可能带来挽救生命的治疗方法、新型的转基因作物、控制蚊虫的新手段,等等。如果说CRISPR可以改变世界,似乎也并不夸张。

  任何想要使用CRISPR技术的公司都需要获得该专利纠纷案胜出方的授权。

  卷入这场纠纷的双方都是大学院校,一边是隶属于麻省理工学院(MIT)和哈佛大学(Harvard)的博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另一边则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两个对立的科学家团队找来律师打起了官司,他们都声称自己先发明了CRISPR技术。

  来自伯克利的团队最先发表了研究成果并提出了专利申请,但之后博德研究所的团队却凭借一些复杂的程序规则后发制胜,被专利局授予专利。

  一般情况下,像这样的专利纠纷并不会发展到需要举行听证会的地步,双方在筹齐律师费之前就可能达成和解。但这次的专利之争却持续发酵、愈演愈烈。

  跟大学院校的很多科研工作一样,博德研究所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CRISPR研究是由政府财政拨款资助的,但现在双方却在为他们可以向私营公司授权,从而赚到数目可观的金钱而争执不休。

  生物技术专利并不总是理所当然的大交易(即赚钱的交易),大学院校也并不总能凭借政府资助的研究项目获利,而从自然现象中得到的发现也并非一开始就被允许去申请为专利。

  但在上世纪70年代,事情有了转变。来自斯坦福大学(Stanford)和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的科学家发明了重组DNA技术,这为各种形式的基因改造打开了大门。

  当时,那些大学为他们的发明申请了专利,并将之授权给一家新兴的初创公司——基因泰克(Genentech),之后该公司发展成为生物技术领域第一家大获成功的公司。斯坦福大学和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也获得了不错的回报,他们通过授权重组DNA的专利总计赚到了2.55亿美元。

  * * *

  专利变现是一个漫长的故事

  重组DNA不只是一种实验室技术;它还有可能带来丰厚回报的商业机会。这个专利变现的故事是从青蛙开始的。

  1974年,斯坦福大学的斯坦利·科恩(Stanley Cohen)和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赫伯特·博耶(Herbert Boyer)宣布,他们成功把来自青蛙的基因片段拼接到了大肠杆菌当中。青蛙的基因可能只有科学家会感兴趣,但正如《纽约时报》在随后报道中推测的,如果科学家可以把人类基因拼接到细菌当中,那么他们将可以把大肠杆菌改造成生产人类蛋白质(比如胰岛素)的微生物工厂。在当时,糖尿病人不得不使用来自猪或牛的胰岛素。

  重组DNA为科学家修补DNA打开了大门。如今,CRISPR是重组DNA的技术继承者,它能让科学家以更大的精确度编辑基因。重组DNA在科学世界为CRISPR打下了基础,而重组DNA的专利故事也为CRISPR高赌注的专利纠纷埋下了伏笔。

  过去,科学家并不惯于考虑为自己的研究申请专利。大学院校的化学和物理学教授或许偶尔会为自己发明的化学合成方法或工艺申请专利,但生物学的基础研究跟专利毫不沾边。

  毕竟,科恩和博耶并不是在寻找治愈糖尿病的良方,他们只是在研究细菌如何把外源DNA片段融入自己的基因组。只不过,随着科学家搞清楚怎样改造活体生物的DNA,他们也学会了如何操控细菌中的新生产过程,以制造胰岛素和其他药物。

  至此,基础生物学的技术在现实世界中拥有了显而易见的用途。

  CRISPR是这些变化的合理延伸。当微生物学家在研究细菌进化树一个不起眼的部分时,他们发现了CRISPR。等到科学家发现CRISPR能够非常精确地定位DNA的特定片段时,他们意识到它可以被用于基因编辑。

  1974年,斯坦福大学的赖默思费了不少力气才让科恩和博耶相信,他们的研究发现可以申请专利。博耶原本认为,只有联邦政府才能申请重组DNA的专利,因为他们的研究工作是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资助的。

查看更多

挖掘更多科技资讯请关注科技狗自媒体:

搜索微信号:techdogcn 新浪微博:@科技狗官微 腾讯微博:@关注我们

频道热门